写在 2015 的最后一个晚上

发布于 2015-12-31  56 次阅读


今年经历了太多,太多。可以说,人生轨迹就此改写了。

直言不讳,其实从上高中以来,我就越发得厌恶整个教育的环境。我的理智告诉我可爱的同学们敬爱的老师们和美丽的学校没有任何错,但直觉告诉我——你不属于这里。暑假补课时可能是我今年次绝望的时刻,神魂颠倒、成天混日,曾感觉就要从此没落了。

然而 “我” 不允许 “我” 这样。

无数次争吵,换回了一个折中的方案,去上南大 HND(Higher National Diploma,英国高等教育文凭)。没错,一个里头人自己都知道是来混个商科文凭的富二代云集地。细节不再阐述,总之,又是无数次争闹,我随父亲一同创业。

我在 QQ 空间发了一个说说,文末这段话极其 “中二”,但还是不要脸得发了上来。

对对对,各位说的没错,我只是个飞无人机的,我只是个处理摄影测量的,我只是个搞航拍的,我只是个做开发的,我只是个搞摄像的,我只是个建网站的,我只是个修图的,我只是个剪视频的,我只是个做特效的,我没有系统的知识,我跟 dayi(防止收录)科技没有关系,我跟 yongyi(防止收录)传媒没有关系,我……嗯,或许每个人只能看到我的一面。呢。

在别人得知了我的身份后,总会有不断的猜疑、鄙夷投来。我也渐渐适应了。换位思考,这条路的确令人唏嘘。无论将来会怎样,我只知道,我试过了,这是我权衡再三的选择,这是对学习能力和自制力的极大考验,这是一段对我而言真正的无悔青春。

好了,最后是一段大翼的年终回顾,当然,也是我的回顾。感谢理解我的人。祝各位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yOTEwMTczMg==.html


昨晚,爸妈在看一档健康节目的时候看到室内湿度对患中风的影响时,我想到并拿出了尘封已久(真的尘封了,呛死我了)的几块 Arduino 试验板。将用于控制我当时制作的点阵屏的带传感器的一块板上电,结果发现程序没了,插上电脑,下载 IDE,找出程序,找类库,刷写,不显示,原来是新版 IDE(1.6.7)的 Wire 库重写过了,与小屏幕的库已经不兼容了,重装了硬盘里的 1.0.5 版,完美解决,看着小屏幕上显示 “(C) 2014 SealedBook”,时钟模块的电池也没了电,感叹颇深。


寻找属于自己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