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初音诞生八周年,聊聊 Vocaloid 逐渐进入我们的生活

发布于 2015-08-31  75 次阅读


chuyin_8th

不论你有没有听过初音版的《甩葱歌》,还是在音乐软件中发现了一个叫洛天依的华语女歌手,亦或是在 KTV 听到有人在唱《权御天下》《普通的 DISCO》,不得不说,Vocaloid 已经进入我们的生活。

一切还得从甩葱歌开始

本节内容节选自【国内有没有可能打造出像初音未来那样的现象级虚拟偶像? - 回答作者:李淼 http://zhi.hu/xhfn】,未进行更改,知乎·作者保留权利。

首先,初音未来到底是什么?

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初音未来其实是不同的角色:尽管从本质上来说,初音只是一个人声模拟的音源库产品,但对于 Producer 们(作曲者、作词者、编曲、混音、调教师,甚至是动画制作和绘师)来说,初音其实是能够令他们才能展现的「明星」;对于 Fans 粉丝们来说,则是一个可以在网上看 PV,放入手机中听音频,去店里淘手办,到体育场看演唱会的跨越次元的「二次元偶像」。

 

有了「二次元偶像」和「明星」这两大属性,就注定了初音未来有着超越以往偶像明星的潜力:二次元的可塑性为初音提供了更多的性格、外形的可能--这在三次元是需要减肥、整形、上娱乐节目、接片等等长期努力才能达到的效果。明星的属性则为初音提供了商业化的基础,有大量的制作人给她写歌编舞作画甚至是「变声」,丰富多彩的内容提供就让粉丝们有了更多追随她的动力。

 

偶像明星的歌曲可能需要搬出真正大牌的作曲编曲作词,配上明星本身的唱功才能实现的事情,在初音身上都变得更加简单,没有名气的 Producer 们也可以做出播放量几百万的名曲,没有名气的绘师也可以借助优秀的曲目让自己的作品出现在六位数以上的屏幕上,所有这些,似乎都可以碾压三次元偶像了,连 @梁欢 老师都没法说「初音未来这是假唱」。

而具有了超高可塑性和海量粉丝的初音,其前景不仅仅是商业化--做产品代言出广告这种事情实在太简单了,初音还可以给便利店、学校甚至是警察局做形象代言。找传统偶像的话,你总得提防着他/她弄出个醉酒裸奔、嗑药乱性、逃税假唱等等风波,但是初音是(至少官方上)令人放心的好孩子。

我们只要谈到日本的「初音现象」,就肯定逃不掉聊聊初音的演唱会。

初音的演唱会是偶像产业的一大异例:几千名几万名观众到现场,结果看的只是个「动画片」,这对于大多数三次元的人来说都觉得不可思议,即使是对二次元观众来说,更习惯的也只是去电影院看个剧场版。所以这个事情,很容易被理解为「御宅族的不理性」。但事实是这个样子吗?让我们从「初音未来的消失」这个曾引起轩然大波的事情说起。

「初音未来的消失」发生于 2007 年的 10 月中旬,仅仅是初音未来正式发售的 2 个半月之后。当年 8 月 31 日,初音未来发售开始,随后仅仅一周,在 Niconico 上就出现了以初音未来形象登场的爆品:《甩葱歌》。有印象的人应该记得,最初的甩葱歌动画其实原本配的是《死神》中的井上织姬抡大葱,这动画在 2006 年已经开始在日本的网络上走红。初音发售之后,漫画家 Tamago(当时还是默默无闻的绘师)制作了用初音未来默认形象来「抡葱」的插画,Onomania 大神(之后我们还会提到)同时用初音未来的声线来重制了这首歌曲,于是就出现了初音未来版的《甩葱歌》。

《初音未来版甩葱歌》从 Niconico 火到 Youtube 仅仅用了几天时间,借用当时已经走红的 IP 进行的再创作,原本是二次元同人界再普通不过的创作手法,但初音未来独特的声线和超高可塑性,让这个动画的大量观众产生了购买初音未来的想法。买入软件,尝试再创作,放上网站得到好评,这对于众多早期接触初音未来的宅族来说,是一个展现自己才能(又不必抛头露面,与各种外部人士打交道)的好机会。而由于参与人群的相对「业余化」,使得早期的初音未来 PV,完全都是「翻唱」的各种当红曲目。

 

如果初音未来仅仅是走到了这一步,而没有之后的「初音未来的消失」这一事件的发生,那么她的前景将必然和那些盛极一时的 MAD 视频一样,昙花一现。

 

初音未来的走红,自然不会逃过媒体的眼睛。当年 10 月 14 日周日中午,TBS 延续了 20 多年的长寿节目《Akko ni Omakase!》对初音未来进行了报道,但通篇几乎都是在写那些被访的御宅族如何崇拜和追随这一虚拟偶像的片面报道。节目播出之后,很多初音未来的粉丝和创作人群都觉得这样的报道相当不妥,仅仅是站在「正常人」的角度来嘲笑御宅族,而并没有表现出这一群体的创作事实和才能的展现。简单来说,这其实是用「初音未来」这一虚拟偶像的诞生,来刻意诱导舆论曲解创作者和粉丝的「宅」。而对于初音未来的制作公司 Crypton,粉丝们也表达了「不应该接受这样的采访」的不满,随后「初音未来之父」伊藤博之也于 10 月 15 日公开发表道歉。然而对于粉丝们的抗议,TBS 的反应却出乎意料地作死:「我们不打算道歉。节目到底有什么问题你们倒是给我说明白啊。」

10 月 17 日,日本市场的两大搜索服务提供商谷歌和雅虎日本对于「初音未来」的图像搜索功能同时挂掉,不是显示「未找到相关图片」就是列出一堆完全与初音未来无关的图片。然而,同期使用雅虎中国和 Livedoor 的搜索,结果却毫无问题。对此谷歌和雅虎日本的官方解释都是「原因查明中,推测是图像索引更新太慢的结果」,然而某搜索公司的引擎工程师在接受 ITmedia 采访时却拆台说「不可能是图像索引更新的问题。」这一情况延续了一周左右时间才恢复正常,然而日本网民中,这一事件还远远没有结束。

 

首先受到怀疑的就是 TBS 以及与之相关的电视台,网民们认为这些传统传媒大鳄在艺能界的地位,使得他们「不能对网民低头」;同时受到怀疑的还有各种艺人经纪公司,「因为初音未来的出现会成为艺人生意在未来的威胁(这话其实没错)」,以及广告代理公司,因为他们仰仗着电视台的大量媒体资源,同时也控制着大量的网上内容的发布。于是在 2ch 板(日本最大的 bbs)上,关于「传统传媒 VS 网民」的阴谋论一时占据了大量的版面,让即使没接触过初音未来的网民也有机会看到、听到了这一虚拟偶像的诞生传奇和被封杀的「悲惨经历」。通过这一事件,不仅树立了传统电视与互联网人群的成功对立情绪,也让初音未来成为了网上的热门话题,将这一事件命名为「初音未来的消失」。2008 年 4 月,以《初音未来的消失》为题的 PV 一跃成为了 Niconico 上的新焦点。

纵观整个事件,也许「网络暴民行为」会被人指责,但其背后却是一群以初音未来为基础进行创作的制作者们,因为媒体的不恰当报道而感觉受到了冒犯和侮辱,自己的才能和作品被人曲解,感觉个人价值遭到了践踏--这种怒气的爆发其实恰恰就是我们常说的「御宅族的逆袭」。不要去嘲笑一个认真的人,这么简单的事情 TBS 却不能理解,真的是令人捉急。

 

而如果我们换个例子,初音未来如果不是什么虚拟偶像,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真实偶像的话,想必电视台在制作这期节目的时候也会有更谨慎的考虑。像这样堂而皇之地嘲笑创作者们的激情,换作是偶像歌手,制作人会马上把电视台告上法庭的吧。

 

初音未来给粉丝们提供的是各种 PV、周边和代言活动,但给创作者们带来的是个人价值的实现,才能得到了认可。而因为是基于软件和形象的创作和再创作,初音未来的模式让创作可以变得入门门槛更低,专业更加细分,这在网路人群中的扩散能力是惊人的。所以我们在说初音未来的演唱会的时候,现场的人群中确实有很多「纯观众」,但你并不知道其中的某一人为初音未来付出过什么,做出过什么样的贡献,为她的曲目提供过什么样的素材--而他们恰恰都是这一场场演唱会的「制作人」。是参与感给了他们必须去支持,去扩散,去宣传,去捍卫的动力。

(还有这么老的粉丝呢!咦...)

 

如果说 AKB48 的粉丝是在看着偶像们的成长而得到了乐趣的话,那么初音未来的粉丝们,其实是在经历「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偶像一步步成为明星的历程。后者能够让粉丝们感觉到更多的成就感和荣誉,这是任何三次元偶像无法复制的体验。

而随着粉丝群体的不断增加,人气的累积必然会吸引更多有水平的专业制作人来加入初音未来的创作群体之中,粉丝中也会涌现大量的「职人」来继续推高虚拟偶像的制作水准和产品数量。从 2009 年开始,为初音未来原创的曲目越来越多地涌现,粉丝也越来越认可原创曲目的水平,播放量从几千飙升到几十万,终于让初音未来从一个「人声模拟软件」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偶像歌手。

初音未来这一 IP 的被消费能力几乎是无限的--做为一个具有可塑性的形象,她可以抵御时效性的淘汰,也可以用核心的性格来吸引固定的人群,甚至可以发展出同系列的其他 IP 来应对性格、人格和事件的种种要求。

你听说过洛天依吗

一提及动漫,所有人首先想到的都是日本,所以中文 Vocaloid 在中国的发展甚至还会遭遇种种误解。洛天依、乐正绫等完全由中国人(上海禾念公司)制作、中国粉丝加以充实并发展的形象,会被误认为是日本的外来文化。

在 8 月 10 日的一则新闻中,细心的网友发现了一则 “笑话”:

据介绍,近期,文化部部署开展了对内容违规的网络音乐产品的集中排查工作,共排查出 120 首内容存在严重问题的网络音乐产品。
……
42、飞向别人的床 (网络歌手)
43、去你妹的爱情 (马旭东)
44、腐 X 无限大 (洛天依)
45、小三你好贱 (本兮)
46、大学生自习室 (郝雨)
……

8 月 11 日,禾念公司使用 “虚拟歌手经纪人”Vsinger 的微博发表了如下声明:

【声明】在此我代表洛天依运营团队,积极响应支持文化部严打网络音乐产品工作,并且呼吁大家进行健康向上的音乐创作。音乐人及作品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希望大家与我们一起保护洛天依等 Vsinger 歌手,保护音乐人,也保护我们的粉丝。

那么,虚拟歌姬的版权问题,甚至因为创作所带来的法律问题,究竟如何解决?

虚拟歌姬的版权

抛开 Vocaloid 软件以及声库的正版问题不谈,创作者使用 Vocaloid 软件制作出来的作品版权究竟如何标示?

在众多音乐播放软件中,使用虚拟歌姬创作的音乐在演唱者一栏通常写的是虚拟歌姬的名字。虚拟歌姬与现实歌手的区别在于——现实歌手的唱功是由歌手本身发挥的,而虚拟歌姬的 “唱功” 却是由调校者决定的。所以笔者比较认同的做法是在演唱者写创作者的名字,而在标题中加入 “(feat. 虚拟歌姬名)”。但是这种做法却对粉丝们不怎么友好——粉丝们喜欢的是虚拟歌姬本身,怎样才能达到平衡呢?

上文提到了禾念公司的 “虚拟歌手经纪人”Vsinger,禾念想用买软件等于签约歌手的方式,仍然保持对创作者有限的控制。

宅?

毫无疑问,虚拟歌姬是属于 “二次元” 的东西,所以旁观者会认为喜欢这些东西的都是宅男宅女。但我们换个角度想想看,如果嗓音天生 “不堪入耳”,亦或是天生失声,学学 Vocaloid,完成自己的歌者梦,不也是挺好的吗?

发展文化是一方面,技术则又是一方面。众所周知,还有一款日本人开发的软件 UTAU 也可以用于合成歌唱声音,由于 UTAU 是共享软件,而且它的声库更加容易制作,所以有很多民间自己制作的声库,甚至是从某人的录音、歌曲中剪切制作来。由于当前技术的限制,声音还无法达到十分逼真(也有大触能调校的比较逼真),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说不定以后人人都能制作一个自己的声库,用鼠标和键盘来唱歌。

 

没错顶图盗 B 站的,B 站专题页→http://www.bilibili.com/topic/812.html

【草稿版,随时修改】


寻找属于自己的1%